當前位置:演出信息—演出詳情

轉載 | 舞劇《記憶深處》:再現南京大屠殺中觸及靈魂的記憶

2020年12月16日
簡介 近日,人民日報文化版融媒體平臺公眾號“文化時間”刊登了由江蘇省演藝集團出品的舞劇《記憶深處》的劇評。全文轉載如下:


【轉載 | 人民日報文化時間公眾號】


以下文章來源于文化時間 ,作者黨報文化君



近日,人民日報文化版融媒體平臺公眾號“文化時間”刊登了由江蘇省演藝集團出品的舞劇《記憶深處》的劇評。全文轉載如下:


2020年12月13日,第七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。


這一天的南京城,警報聲響、白鴿展翅,“和平大鐘”深沉悠遠,街上行人肅立默哀。晚上,舞劇《記憶深處》登上江蘇大劇院的舞臺,以美籍華裔作家張純如的視角,再現了南京大屠殺中那些觸及靈魂的記憶。


自2017年創排以來,《記憶深處》一次又一次回到南京。與一般演出不同的是,謝幕時,演員們雙手交握在胸前,在沉思中懷念逝去的同胞;觀眾席掌聲響起,卻幾乎無人吶喊叫好,沒有人愿意打破這份沉靜,讓劇中的情緒繼續蔓延、生長……


微信圖片_20201217102209.jpg

舞劇《記憶深處》劇照


沉而重的歷史,卻用輕而美的肢體語言去表達;最需要去大聲吶喊的故事,偏偏用無聲的舞劇去展現。舞劇《記憶深處》,除了它本身蘊含的不可磨滅的思想價值,在創作中的突破和創新,值得細細品味。


提到舞劇,大約有兩種欣賞的角度,一種是“表達式”的,用舞蹈服務于講故事、塑造人物、展現沖突;一種是“表現式”的,重點在展現舞蹈動作的張力、肢體語言的豐富。所以,前者往往是“線性”結構,按順序講完一個故事,偶有時空穿梭和折疊,也只是故事大線條中的點綴;后者往往是“意識流”的,更重視舞蹈本身的美感,觀眾的解讀也是多元的、爭議的。


作為一部講故事的舞劇,《記憶深處》的第一個突破,就是超越了慣常的線性結構。劇中以張純如的自殺倒敘開場,看似是沿著她發現歷史、探尋歷史、寫作歷史、捍衛歷史的過程來推動劇情,實際上每往前走一步,以新的人物為主角又開啟了新的故事——拉貝的旗幟下護佑著難民、魏特琳一次又一次拯救受難的女性、東史郎從天真的少年到被軍國主義毒害晚年又懺悔、李秀英在反抗中遭遇痛楚僥幸生存……他們的故事獨立而完整,仿佛是張純如歷史資料中的人漸次“活”了過來,但這樣的故事絕不似并聯電路般平行割裂,他們彼此之間息息相關,比如魏特琳救助的李秀英正是被東史郎一刀刺中,又與另一個時空里張純如遙遙對話。侵略者、受害者、反抗者、救助者、懺悔者、否認者和書寫者的復合視角交織在一起,帶我們走向“記憶深處”。


微信圖片_20201217102220.jpg

舞劇《記憶深處》劇照 


第二個突破,可以稱之為“不是大女主的大女主”。這是一部罕見沒有男女首席雙人舞的舞劇,不用男女“大雙”這種情感極濃烈表現力極強的形式,對于角色塑造來說,是冒險的,也是恰如其分的。當舞臺上上演歷史人物的故事時,張純如是旁觀者,是在這個時空之外的,所以她的憤怒、驚駭、痛苦,她拼命抓緊、擁抱,都是徒勞的,她不可能真正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,與他們產生直接的勾連。她是“全知”的,也是游離的,她是每一個小故事里的配角,又是整個故事的主角。唯一有男女雙人舞感覺的舞段,是張純如與日本右翼的對峙,而這段舞,與李秀英的痛斥、東史郎的懺悔、千萬魂靈的控訴融合在一起,最終匯聚成一組有力量的群像。


第三個突破,是這部舞劇沒有過于追求舞蹈的“美感”,即使是旨在“表現式”而非為了推進劇情的舞段,比如張純如的單人舞,它也沒有把“美”作為最高追求。衣衫襤褸的難民一個一個掉入萬人坑,原本純真的日本青年在軍國主義思想的荼毒下走上歧途,殺戮、掙扎、反抗、死亡……導演佟睿睿曾說,她追尋的是一種“真”,是歷史的“真實”。這樣的“真實”的視覺沖擊也許不一定是“美”的,但是是準確的、有力量的。


“記住黑暗是為了看到光明”。83年前的拉貝和魏特琳們在救助生命,23年前的張純如在書寫歷史,今天的我們坐在劇場里,任舞蹈帶回那一段時間深處的記憶。歷史不會忘記,創作也永不缺席。



文中視頻由江蘇省演藝集團提供,劇照由江蘇大劇院提供

文 / 葉羽

編輯 / 李秋旸




(^ω^)MG富豪生活登陆 ag真人是所有平台共用吗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海王捕鱼猫大爷怎么才能高分 麻将手游助手免费授权码 广东南粤风采坐标图 冰球突破大奖 qq麻将作弊器2021 新疆时时彩组三预警 体彩p3和值走势图 贵州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8波篮球即时比分 捕鱼大富翁技巧 通盈娱乐官方网站-点击进入 重庆时时彩存在作弊么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计算器 篮彩规则